12肖30码|2018年葡京01-153
  •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司法解释

法〔2018〕338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发布第19批指导性案例的通知

时间:2018-12-19 20:17:08   作者:   来源:   阅读:0   评论:0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发布第19批指导性案例的通知

法〔2018〕338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将王力军非法经营再审改判无罪案等五个案例(指导案例97-101号),作为第19批指导性案例发布,供在审判类似案件时参照。



最高人民法院

2018年12月19日




指导案例97号



王力军非法经营再审改判无罪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12月19日发布)



关键词 刑事/非法经营罪/?#29616;?#25200;乱市场秩序/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刑事处罚必要性



裁判要点



1.对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规定的“其他?#29616;?#25200;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的适用,应当根据相关行为是否具有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前三项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38498;?#21009;事处罚必要性进行判断。



2.判断违反行政管理有关规定的经营行为是否构成非法经营罪,应当考虑该经营行为是否属于?#29616;?#25200;乱市场秩序。对于虽然违反行政管理有关规定,但尚未?#29616;?#25200;乱市场秩序的经营行为,不应当认定为非法经营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



基本案情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一案,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期间,被告人王力军未办理粮食收购许可证,未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并颁发营业执照,擅自在临河区白脑包镇附近村组无证照违法收?#27827;?#31859;,将所收购的玉米卖给巴彦淖尔市粮油公司杭锦后旗蛮会分库,非法经营数额218288.6元,非法获利6000元。案发后,被告人王力军主动退缴非法获利6000元。2015年3月27日,被告人王力军主动到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公安局经侦大?#27833;?#26696;自首。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力军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未经粮食主管部?#21028;?#21487;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并颁发营业执照,非法收?#27827;?#31859;,非法经营数额218288.6元,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鉴于被告人王力军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主动退缴全部违法所得,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决定?#21592;?#21578;人王力军依法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宣判后,王力军未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判决发生法?#23578;?#21147;。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2016)最高法刑监6号再审决定,指令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1592;?#26696;进?#24615;?#23457;。



再审中,原审被告人王力军及检辩双方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无异议,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了原审被告人王力军的行为虽具?#34892;?#25919;违法性,但不具有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当的社会危害?#38498;?#21009;事处罚必要性,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建议再审依法改判。原审被告人王力军在庭审中对原审认定的事?#23548;?#35777;据无异议,但认为其行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辩护人提出了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证收?#27827;?#31859;的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38498;?#24212;受惩罚性,不符合刑法规定的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也不符合刑法谦抑性原则,应宣告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罪。



裁判结果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15日作出(2016)内0802刑初54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王力军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王力军退缴的非法获利款人民币六千元,由侦查机关?#36758;?#22269;库。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2016)最高法刑监6号再审决定,指令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1592;?#26696;进?#24615;?#23457;。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2月14日作出(2017)内08刑再1号刑事判决:一、撤销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2016)内0802刑初54号刑事判决;二、原审被告人王力军无罪。



裁判理由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原判决认定的原审被告人王力军于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期间,没有办理粮食收购许可证及工商营业执照买卖玉米的事?#30331;?#26970;,其行为违反了当时的国家粮食流通管理有关规定,但尚未达到?#29616;?#25200;乱市场秩序的危害程度,不具备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相当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38498;?#21009;事处罚必要性,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原审判决认定王力军构成非法经营罪适用法律错误,检察机关提出的王力军无证照买卖玉米的行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意见成立,原审被告人王力军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王力军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意见成立。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辛永清、百灵、何莉)

指导案例98号



张庆福、张殿凯诉朱振彪生命权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12月19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生命权/见义勇为



裁判要点



行为人非因法定职责、法定义务或?#32423;?#20041;务,为保护国家、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实施阻止不法侵害者逃逸的行为,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见义勇为。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31209;?#36131;任法》第6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条



基本案情



原告张庆福、张殿凯诉称: 2017年1月9日,被告朱振彪驾驶奥迪小轿车?#29359;?#39569;摩托车的张永焕。后张永焕弃车在前面跑,被告朱振彪也下车在后面继续?#29359;希?#26368;终导致张永焕在迁曹线90公里495米处(滦南路段)撞上火车身亡。朱振彪在?#29359;?#36807;?#35752;?#25955;布和传递了张永焕撞死人的失实信息;在张永焕用语?#21592;?#31034;自杀并撞车实施自杀行为后,朱振彪仍然?#29359;希?#36229;过了必要限度;?#29359;?#36807;?#35752;校?#26417;振彪手持木?#30465;?#26408;棍,对张永焕的生命造成了威胁,并数次漫骂张永焕,对张永焕的死亡存在主观故意和明显过错,对张永焕死亡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朱振彪辩称:被告?#29359;辖?#36890;肇事逃逸者张永焕的行为属于见义勇为行为,主观上无过错,客观上不具有违法性,该行为与张永焕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25285;?#23545;张永焕的意外死亡不承担?#31209;?#36131;任。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9日上午11时许,张永焕由南向北驾驶两轮摩托车行驶至古柳线青坨鹏盛水产门口,与张雨来无证驾驶同?#36739;?#34892;驶的无牌照两轮摩托车追尾相撞,张永焕跌倒、张雨来倒地受伤、摩托车受损,后张永焕起身驾驶摩托车驶离现场。此事故经曹妃甸交警部门认定:张永焕负主要责?#21361;?#24352;雨来负次要责任。



事发当时,被告朱振彪驾车经过肇事现场,发现肇事逃逸行为即驾车?#29359;稀W犯?#36807;?#35752;校?#26417;振彪多次向柳赞边防派出所、曹妃甸公安局110指挥?#34892;?#31561;公安部门电话报警。报警内容主要是:柳赞镇一道?#24403;?#20004;辆摩托车相撞,有人受伤,另一方骑摩托车逃逸,报警人正在跟随逃逸人,请出警。朱振彪驾车?#29359;?#24352;永焕过?#35752;?#19981;时喊“这个人把人怼了逃跑呢”等内容。张永焕驾驶摩托车行至滦南县胡各庄镇西梁各庄村内时,弃车从南门进入该村村民郑如深家,并从郑如深家过道屋?#31859;?#33756;刀一把,从北门走出。朱振彪见张永焕拿刀,即从郑如深家中拿起一个木凳,继续?#29359;稀?#21518;郑如深赶?#29616;?#25391;彪,将木凳讨回,朱振彪则拿一木棍继续?#29359;稀W犯?#36807;?#35752;校?#26377;朱振彪喊“你怼死人了往哪跑!警察马上就来了?#20445;?#24352;永焕称“一会儿我就把自己砍了?#20445;?#26417;振彪说“你把?#24230;?#20102;我就不追你了”之类的对话。



走出西梁各庄村后,张永焕跑上滦海公?#32602;?#26377;向过往车辆冲撞的行为。在被李江波驾驶的面包车撞倒后,张永焕随?#20174;?#31449;起来,在路上行走一段后,转向铁路?#36739;?#30340;开阔地跑去。在此过?#35752;校?#26361;妃甸区交通局路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郑作亮等人加入,与朱振彪一起继续?#29359;希?#24182;警告路上车辆,小心慢行,这个人想往车上撞。



张永焕走到迁曹铁路时,翻过护?#31119;?#27839;?#38750;刀?#34892;,朱振彪亦翻过护栏继续跟随。朱振彪边?#29359;?#36793;?#30333;?#24352;永焕?#25285;?#34987;撞到的那个人没事儿,你也有家人,知道了会惦记你的,你自首就中了。2017年1月9日11时56分,张永焕自行走向两铁轨中间,51618?#20301;?#36710;机车上的视?#36842;?#31034;,朱振彪挥动上衣,向驶来的列车示警。2017年1月9日12时02分,张永焕被由北向南行驶的51618?#20301;?#36710;撞倒,后经检查被确认死亡。



在朱振彪跟随张永焕的整个过?#35752;校?#20004;人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未曾有过身体接触。朱振彪有劝张永焕投案的语言,也?#24615;?#39554;张永焕的?#28304;恰?br />


另查明,张雨来在与张永焕发生交通事?#36866;?#20260;后,当日先后被送到曹妃甸区医院、唐山市工人医院救治,于当日回家休养,至今未进行伤情鉴定。张永焕死亡后其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有二人,即其父张庆福、其子张殿凯。



2017年10月11日,大秦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大秦车务段滦南站作为甲方,与原告张殿凯作为乙方,双方签订《铁路交通事故处理协议?#32602;?#21327;议内容“2017年1月9日12时02分,51618次列车运?#24615;?#26361;北站至滦南站之间90公里495处,将擅自进入铁路线路的张永焕撞死,构成一般B类事故;死者张永焕负事故全部责?#21361;?#38081;路方在无过错情况下,赔偿原告张殿凯4万元。”



裁判结果



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12日作出(2017)冀0224民初3480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张庆福、张殿凯的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原告张庆福、张殿凯不服,提出上诉。审理过?#35752;校?#19978;诉人张庆福、张殿凯撤回上诉。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2月28日作出(2018)冀02民终2730号民事裁定:准许上诉人张庆福、张殿凯撤回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23578;?#21147;。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张庆福、张殿凯在本案二审审理期间提出撤回上诉的请求,不违反法律规定,准许撤回上诉。



本案焦点问题是被告朱振彪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被告朱振彪对张永焕的死亡是否具有过错;被告朱振彪的行为与张永焕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具备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首先,案涉道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张雨来受伤倒地昏迷,张永焕驾驶摩托车?#27704;搿?#34987;告朱振彪作为现场目击人,及时向公安机关电话报警,并驱车、徒步?#29359;?#24352;永焕,敦促其投案,其行为本身不具有违法性。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交通肇事发生后,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张永焕肇事逃逸的行为违法。被告朱振彪作为普通公民,挺身而出,制止正在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属于见义勇为,应予以支持和鼓励。



其?#21361;?#20174;被告朱振彪的行为过程看,其并没有侵害张永焕生命权的故意和过失。根据被告朱振彪的手机视频和机车行驶影像记录,双方始终未发生身体接触。在张永焕持刀声称自?#24065;?#22270;阻止他人?#29359;?#30340;情况下,朱振彪拿起木?#30465;?#26408;棍属于自我保护的行为。在张永焕声称撞车自?#20445;?#24847;图阻止他人?#29359;?#30340;情况下,朱振彪和路政人员进行了?#30333;?#24182;提醒来往车辆。考虑到交通事故事发突然,当时张雨来处于倒地昏迷状态,在此情况下被告朱振彪未能准?#25918;?#26029;张雨来伤情,在?#29359;?#36807;?#35752;?#26377;时喊话传递的信息不准确或语言不文明,但不构成民事?#31209;?#36131;任过错,也不影响?#29359;?#34892;为的性?#30465;?#22312;张永焕为逃避?#29359;希?#36328;越铁路围栏、进入火车运行区间之后,被告朱振彪及时予以高声?#30333;?#25552;醒,同时挥衣向火车司机示警,仍未能阻止张永焕死亡结果的发生。故该结果与朱振彪的?#29359;?#34892;为之间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综上,原告张庆福、张殿凯一审?#21009;?#20986;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不予支持。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李学静、刘?#27827;隆?#24464;万启)

指导案例99号



葛长生诉洪振快名誉权、荣誉权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12月19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名誉权/荣誉权/英雄烈士/社会公共利益



裁判要点



1.对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等行为,英雄烈士的近亲属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2.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历史记忆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等受法律保护。人民法院审理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等案件,不仅要依法保护相关个人权益,还应发挥司法彰显公?#24067;壑倒?#33021;,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3.任何组织和个人以?#38468;?#32771;据、观点争鸣等名义对英雄烈士的事迹和精神进行污蔑和贬损,属于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行为,应当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31209;?#36131;任法》第2条、第15条



基本案情



原告葛长生诉称:洪振快发表的《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一文以及《“狼牙山五壮士”的?#38468;?#20998;歧》一文,以历史?#38468;?#32771;据、学术研究为幌子,以?#38468;?#21542;定英雄,企图达到抹黑“狼牙山五壮士”英雄形象和名誉的目的,请求判令洪振快停止?#31209;ā?#20844;开道歉、消除影响。



被告洪振快辩称:案涉文章是学术文章,没有侮辱性的?#28304;剩?#20851;于事实的表述有相应的根据,不是?#31350;?#25423;造或者歪曲,不构成侮辱和诽谤,不构成名誉权的侵害,不同意葛长生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1941年9月25日,在易县狼牙山发生了著名的狼牙山战斗。在这场战?#20998;校?#29436;牙山五壮士”英勇抗敌的基本事实和舍生取义的伟大精神,赢得了全中国人民的高度认同和广泛赞扬。新中国成立后,五壮士的事迹被编入义务?#36867;?#25945;科书,五壮士被人民视为当代中华民族抗击外敌入侵的民族英雄。



2013年9月9日,时任《炎黄春秋》杂志社执行主编的洪振快在财经网发表《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一文。文?#34892;?#36947;:据《南方都市报》2013年8月31日报道,广州越秀警方于8月29日晚间将一位在新浪微博上“污蔑狼牙山五壮士”的网民抓获,以虚构信息、散布谣言为由予以行政?#36763;?日。所谓“污蔑狼牙山五壮士”的“谣言”原本就有。据媒体报道,该网友?#23548;?#19978;是传播了2011年12月14日百度贴吧里一篇名为《狼牙山五壮士真相原来是这样!》的帖子的内容,该帖子说五壮士“5个人中有3个是当场被打死的,后来清理战场把尸体丢下悬崖。另两个当场被活捉,只是后来不知道?#35009;?#21407;因?#25191;?#26085;本人手上逃了出来。”2013年第11期《炎黄春秋》杂志刊发洪振快撰写的《“狼牙山五壮士”的?#38468;?#20998;歧》一文,亦发表于《炎黄春秋》杂志网站。该文?#27835;?#22312;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部分。文章通过援引不同来源、不同内容、不同时期的报刊资料等,对“狼牙山五壮士”事迹中的?#38468;?#25552;出质疑。



裁判结果



?#26412;?#24066;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27日作出(2015)西民初字第27841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葛振?#32622;?#35465;、荣誉的行为;二、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被告洪振快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向原告葛长生赔礼道?#31119;?#28040;除影响。该公告须连续刊登五日,公告刊登媒体及内容需经本院审核,逾期不执行,本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刊登判决书的主要内容,所需费用由被告洪振快承担。一审宣判后,洪振快向?#26412;?#24066;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6412;?#24066;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15日作出(2016)京02民终627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1941年9月25日,在易县狼牙山发生的狼牙山战?#32602;?#26159;被大量事实证明的著名战斗。在这场战?#20998;校?#29436;牙山五壮士”英勇抗敌的基本事实和舍生取义的伟大精神,赢得了全国人民高度认同和广泛赞扬,是五壮士获得“狼牙山五壮士”崇高名誉和荣誉的基础。“狼牙山五壮士”这一称号在全军、全国人民中已经赢得?#20284;?#36941;的公众认同,既是国家及公众对他们作为中华民族的?#21028;?#20799;女在反抗?#33268;浴?#20445;家卫国中作出巨大牺牲的褒?#20445;?#20063;是他们应当获得的个人名誉和个人荣誉。“狼牙山五壮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抵抗日本帝国主义?#33268;?#20255;大斗争中涌现出来的英雄群体,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民抗战并取得最终胜利的重要事件载体。“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经由广泛传播,已成为激励无数中华儿女反抗?#33268;浴?#33521;勇抗敌的精神动力之一;成为人民军队誓死?#27425;?#22269;家利益、保障国家安全的军魂来源之一。在?#25512;?#24180;代,“狼牙山五壮士”的精神,仍然是我国公众树立不畏艰辛、不怕困难、为国为民奋?#20998;?#36523;的精神指引。这些英雄烈?#32771;?#20854;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是中华民族共同记忆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之一,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而民族的共同记忆、民族精神乃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论是从我国的历史看,还是从现行法上看,?#23478;?#32463;是社会公共利益的一部分。



案涉文章对于“狼牙山五壮士”在战?#20998;?#25152;表现出的英勇抗敌的事迹和舍生取义的精神这一基本事实,自始至终未作出正面评价。而是以考证“在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24065;?#21450;“‘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38468;?#20026;主要线索,通过援引不同时期的材料、相关当事者不同时期的言论,全然不考虑历史的变迁,各个材料所形成的时代背景?#32422;案?#20010;材料的语境等因素。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案涉文章多处作出似是而非的推测、质疑乃至评价。因此,尽管案涉文章无明显侮辱性的语言,但通过强调与基本事实无关或者关联不大的?#38468;冢?#24341;导读者对“狼牙山五壮士”这一英雄烈士群体英勇抗敌事迹和舍生取义精神产生质疑,从而否定基本事实的真实性,进而?#26723;?#20182;们的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洪振快的行为方式符合?#21592;?#25439;、丑化的方式损害他人名誉和荣誉权益的特征。



案涉文章通过刊物发行和网络传播,在全国?#27573;?#20869;产生了较大影响,不仅损害了葛振林的个人名誉和荣誉,损害了葛长生的个人感情,也在一定?#27573;Ш统?#24230;上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38750;楦小?#22312;我国,由于“狼牙山五壮士”的精神价值已经内化为民族精神和社会公共利益的一部分,因此,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洪振快作为具有一定研究能力和熟练使用互联网工具的人,应当认识到案涉文章的发表及其传播将会损害到“狼牙山五壮士”的名誉及荣誉,也会对其近亲属造成感情和精神上的伤害,更会损害到社会公共利益。在此情形下,洪振快有能力控制文章所可能产生的损害后果而未控制,仍?#32422;?#26377;的状态发表,在主观上显然具有过错。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王平、何江恒、?#36733;?#26216;)

指导案例100号



山东登海?#30830;?#31181;业有限公司诉陕西农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36735;?#22823;丰种业有限公司



侵害?#21442;?#26032;?#20998;秩?#32416;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12月19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侵害?#21442;?#26032;?#20998;秩?特征特性/DNA指纹鉴定/DUS测?#21592;?#21578;/特异性



裁判要点



判断被诉?#31209;?#32321;殖材料的特征特性与授权?#20998;?#30340;特征特性相同是认定构成侵害?#21442;?#26032;?#20998;秩?#30340;前提。当DNA指纹鉴定意见为两者相同或相近似时,被诉?#31209;?#26041;提交DUS测?#21592;?#21578;证明通过田间种植,被控?#31209;ㄆ分?#19982;授权?#20998;侄员?#20855;?#21009;?#24322;性,应当认定不构成侵害?#21442;?#26032;?#20998;秩ā?br />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21442;?#26032;?#20998;直?#25252;条例》第2条、第6条



基本案情



?#30830;?#22269;际良种公司是“先玉335”?#21442;?#26032;?#20998;秩?#30340;权利人,其授权山东登海?#30830;?#31181;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登海公司?#20445;?#20316;为被许可人对侵害该?#21442;?#26032;?#20998;秩?#25552;起民事诉讼。登海公司于2014年3月16日向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2013年?#36735;?#22823;丰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丰公司?#20445;?#29983;产、陕西农丰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农丰种业?#20445;?#38144;售的外包装为“大丰30”的玉?#23383;?#23376;侵害“先玉335”的?#21442;?#26032;?#20998;秩ā1本?#29577;?#23383;?#23376;检测?#34892;?#20110;2013年6月9日对送检的被控?#31209;?#31181;子依据NY/T1432-2007玉米?#20998;諨NA指纹鉴定方法,使用3730XL型遗传?#27835;?#20202;,384孔PCR仪进行检测,结论为,待测样品编号YA2196与对照样品编号BGG253“先玉335?#21271;?#36739;位点数40,差异位点数0,结论为相同或极近似。



?#36735;?#30465;农业种子总站于2014年4月25日出具的《“大丰30”玉米?#20998;质?#39564;审定情况?#24471;鰲?#35760;载:“大丰30”作为大丰公司2011年申请审定的?#20998;郑?#30001;于?#26412;?#24066;农林科学院玉米研究?#34892;?#25152;作的DNA指纹鉴定认为“大丰30”与“先玉335”的40个比较位点均无差异,判定结论为两个?#20998;治?#26126;显差异,2011年未通过审定。大丰公司提出异议,该站于2011年委托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34892;?#23545;“大丰30”进行DUS测试,即特异性(Distinctness)、一致性(Uniformity)和稳定性(Stability)测试,结论为“大丰30”具?#21009;?#24322;性、一致性、稳定性,与“先玉335”为不同?#20998;幀!?#22823;丰30”玉?#23383;?#20316;为审定推广?#20998;郑?#20110;2012年2月通过?#36735;?#30465;、陕西省农作物?#20998;?#23457;定委员会的审定。



大丰公司在一审?#21009;?#20132;了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34892;?011年12月出具的《农业?#21442;?#26032;?#20998;?#27979;?#21592;?#21578;》原件,测试地点为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杨凌)分?#34892;?#27979;试基地,依据的测?#21592;?#20934;为《?#21442;?#26032;?#20998;諨US测试指南-玉米?#32602;?#27979;试材料为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34892;?#25552;供,测试时期为一个生长周期。测?#21592;?#21578;特异性一栏记载,近似?#20998;置?#31216;?#26477;?011-001B先玉335,有差异性状:41*果穗?#26680;?#36724;颖片青甙显色强度,申请?#20998;置?#36848;:8强到极强,近似?#20998;置?#36848;:5中。所附数据结果表记载,鉴2011-001A(大丰30)与鉴2011-001B的测试结果除“41*果穗”外,差别还在“9雄穗:花药花青甙显色强度?#20445;直?#20026;“6中到强、7强”“24.2*植株:高度?#20445;直?#20026; “5中”“7高”“27.2*果穗:长度”?#30452;?#20026;“5中”“3短”。结论为,“大丰30”具?#21009;?#24322;性、一致性、稳定性。



二审法院审理中,大丰公司提交了于2014年4月28日测试审核的《农业?#21442;?#26032;?#20998;諨US测?#21592;?#21578;?#32602;?#21152;盖有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杨凌)分?#34892;暮团?#19994;部?#21442;?#26032;?#20998;直?#25252;办公室的印鉴。该报告依据的测?#21592;?#20934;为《?#21442;?#26032;?#20998;?#29305;异性、一致?#38498;?#31283;定性测试指南 玉米》。测试时期为两个生长周期“2012年4月-8月、2013年4月-8月?#20445;?#36817;似?#20998;治?#20808;玉335”。所记载的差异性状为:“11. 雄穗:花药花青甙显色强度,申请?#20998;治?.强,近似?#20998;治?.中到强”“41.籽粒:形状,申请?#20998;治?.楔?#21361;?#36817;似?#20998;治?.近楔形”“42.果穗?#26680;?#36724;颖片花青甙显色强度,申请?#20998;治?.极强,近似?#20998;治?.中到强”。测试结论为“大丰30”具?#21009;?#24322;性、一致性、稳定性。



裁判结果



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9月29日作出(2014)西中民四初字第132号判决,判令驳回登海公司的诉讼请求。登海公司不服,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0日作出(2015)陕民三终字第1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登海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11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2633号裁定,驳回登海公司的再审申请。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审查认为,本案主要涉及以下两个问题:



一、关于判断“大丰30”具?#21009;?#24322;性的问题



我国对主要农作物进行?#20998;?#23457;定时,要求申请审定?#20998;直?#39035;与已审定通过或本级?#20998;?#23457;定委员会已受理的其他?#20998;志?#26377;明显区别。“大丰30”在2011年的?#20998;?#23457;定中,经 DNA指纹鉴定,被认定与“先玉335”无差异,视为同一?#20998;?#32780;未能通过当年的?#20998;?#23457;定。大丰公司对结论提出异议,主张两个?#20998;?#22312;性状上有明显的差异,为不同?#20998;郑?#30003;请进?#21009;?#38388;种植测试。根据《主要农作物?#20998;?#23457;定办法》的规定,申请者对审定结果有异议的,可以向原审定委员会申请复审。?#20998;?#23457;定委员会办公室认为有必要的,可以在复审前安排一个生产周期的?#20998;质?#39564;。大丰公司在一审?#21009;?#20132;的DUS测?#21592;?#21578;正是大丰公司提出异议后,?#36735;?#30465;农业种子总站委托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34892;?#23436;成的测试。该测?#21592;?#21578;由农业部?#21442;?#26032;?#20998;?#27979;试?#34892;?#25353;照《主要农作物?#20998;?#23457;定办法》的规定,指定相应的DUS测试机构进?#21009;?#38388;种植,依据相关测试指南整理测试数据,进行性状描述,编制测?#21592;?#21578;。该测?#21592;?#21578;真实、合法,与争议的待证事实具有关联性。涉案DUS测?#21592;?#21578;记载,“大丰30”与近似?#20998;幀?#20808;玉335”存在明显且可重现的差异,符合NY/T2232-2012《?#21442;?#26032;?#20998;?#29305;异性、一致?#38498;?#31283;定性测试指南 玉米》关于“当申请?#20998;?#33267;少在一个性状与近似?#20998;志?#26377;明显且可重现的差异时,即可判定申请?#20998;志?#22791;特异性”的规定。因此,可以依据涉案测?#21592;?#21578;认定“大丰30”具?#21009;?#24322;性。



二、关于是否应当以DNA指纹鉴定意见认定存在?#31209;?#34892;为的问题



DNA指纹鉴定技术作为在室内进行基因型身份鉴定的方法,经济便捷,不受环境影响,测试周期短,有利于及时保护权利人的利益,同时能够提高筛选近似?#20998;?#25552;高特异性评价效率,?#23548;?#20013;多用来检测?#20998;?#30340;真实性、一致性,并基于分子标记技术构建了相关?#20998;?#30340;指纹库。DNA指纹鉴定所采取的核心引物(位点)与DUS测试的性状特征之间并不一定具有对应性,而?#21442;?#26032;?#20998;秩?#30340;审批机关对申请?#20998;?#30340;特异性、一致?#38498;?#31283;定性进行实质审查所依据的是田间种植DUS测试。在主要农作物?#20998;?#23457;定时,也是以申请审定?#20998;?#30340;选育报告、比较试验报告等为基础,进行?#20998;质?#39564;,针对?#20998;?#22312;田间种植表现出的性状进行测试并作出?#27835;齪推?#20215;。因此,作为繁殖材料,其特征特性应当依据田间种植进行DUS测试所确定的性状特征为准。因此,DNA鉴定意见为相同或高度近似时,可直接进?#21009;?#38388;成对DUS测?#21592;?#36739;,通过田间表型确定身份。当被诉?#31209;?#19968;方主张以田间种植DUS测试确定的特异性结论推翻DNA指纹鉴定意见时,应当由其提交证据予以证明。由于大丰公司提交的涉案DUS测?#21592;?#21578;证明,通过田间种植,“大丰30”与“先玉335”相比,具?#21009;?#24322;性。根据认定侵害?#21442;?#26032;?#20998;秩?#34892;为,以“被控?#31209;?#29289;的特征特性与授权?#20998;?#30340;特征特性相同,或者特征特性不同是因为非遗传变异所导致”的判定规则,“大丰30”与“先玉335”的特征特性并不相同,并不存在“大丰30”侵害“先玉335”?#21442;?#26032;?#20998;秩?#30340;行为。大丰公司生产、农丰种业销售的“大丰30”并未侵害“先玉335”的?#21442;?#26032;?#20998;秩ā?#32508;上,驳回登海公司的再审申请。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周翔、钱小红、罗?#36857;?br />
指导案例101号



罗元昌诉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



地方海事处政府信息公开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8年12月19日发布)



关键词 行政/政府信息公开/信息不存在/检索义务



裁判要点



在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中,被告以政府信息不存在为由答复原告的,人民法院应审查被告是否已经尽到充分合理的查找、检索义务。原告提交了该政府信息系由被告制作或者保存的相关线索等初步证据后,若被告不能提供相反证据,并举证证明已尽到充分合理的查找、检索义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30452;?#21578;有关政府信息不存在的主张。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第13条



基本案情



原告罗元昌是兴运2号船的船主,在乌江流域从事航运、采砂等业务。2014年11月17日,罗元昌因诉重庆大唐国际彭水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需要,通过?#25910;?#29305;快专递向被告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地方海事处(以下简称“彭水县地方海事处?#20445;┯始?#20070;面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具体申请的内容为:1.公开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港航管理处(以下简称“彭水县港航处?#20445;?#24429;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设立、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文件。2.公开下列事故的海事调查报告?#20154;?#26377;事故材料:兴运2号在2008年5月18日、2008年9月30日的2起安全事故及鑫源306号、鑫源308号、高谷6号、荣华号等船舶在2008年至2010年发生的安全事?#30465;?br />


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于2014年11月19日签收后,未在法定期限内?#26376;?#20803;昌进行答复,罗元昌向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彭水县法院?#20445;?#25552;起行政诉讼。2015年1月23日,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32602;?#36733;明:一是对申请公开的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内设机构名称等信息告知罗元昌获取的方式和途径;二是对申请公开的海事调查报告?#20154;?#26377;事故材料经查该政府信息不存在。彭水县法院于2015年3月31日对该案作出(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08号行政判决,确认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在收到罗元昌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未在法定期限内进行答复的行为违法。



2015年4月22日,罗元昌以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不符合法律规定,且与事实不符为由,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32602;?#24182;由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向罗元昌公开海事调查报告等涉及兴运2号船的所有事故材料。



另查明,罗元昌提交了涉及兴运2号船于2008年5月18日在彭水高谷长滩子发生整船搁浅事故以及于2008年9月30日在彭水高谷煤?#25239;?#21457;生沉没事故的?#27573;?#27743;彭水水电站断航碍?#36735;?#39064;调查评估报告》《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关于近两年因乌江彭水万足电站不定时蓄水造成船?#26696;?#27973;事故的情况报告》《重庆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委托开展乌江彭水水电站断航碍?#36735;?#39064;调查评估的函(渝发改能函〔2009〕562号)》等材料。在案件二审审理期间,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主动撤销?#20284;?#20316;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32602;?#20294;罗元昌?#32422;?#25345;诉讼。



裁判结果



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5日作出(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39号行政判决,驳回罗元昌的诉讼请求。罗元昌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8日作出(2015)渝四中法行终字第00050号行政判决,撤销(2015)彭法行初字第00039号行政判决;确认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地方海事处于2015年1月23日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行政行为违法。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三条规定,除本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机关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外,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国务院部门、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行政机关,负有?#26376;?#20803;昌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和提供政府信息的法定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35752;?#21046;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38382;?#35760;录、保存的信息”的规定,罗元昌申请公开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设立、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文件,属于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在履行职责过?#35752;?#21046;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38382;?#35760;录、保存的信息,当属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已为罗元昌提供了彭水编发(2008)11号《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对县港航管理机构编?#24179;?#34892;调整的通知》的复制件,明确载明了彭水县港航处、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机构性?#30465;?#20154;员编制、主要职责、内设机构等事项,罗元昌已知晓,予以确认。



罗元昌申请公开涉及兴运2号船等船舶发生事故的海事调查报告?#20154;?#26377;事故材料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河交通事?#23454;?#26597;处理规定》的相关规定,船舶在内河发生事故的调查处理属于海事管理机构的职责,其在事?#23454;?#26597;处理过?#35752;?#21046;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38382;?#35760;录、保存的信息属于政府信息。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为彭水县的海事管理机构,负有对彭水县行政区域内发生的内河交通事故进行立案调查处理的职责,其在事?#23454;?#26597;处理过?#35752;?#21046;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38382;?#35760;录、保存的信息属于政府信息。罗元昌提交了兴运2号船于2008年5月18日在彭水高谷长滩子发生整船搁浅事故以及于2008年9月30日在彭水高谷煤?#25239;?#21457;生沉没事故的相关线索,而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第二项告知罗元昌申请公开的该项政府信息不存在,仅有彭水县地方海事处的自述,没?#21009;?#20379;印证证据证明其尽到了查询、翻阅和搜索的义务。故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违法,应当予以撤销。在案件二审审理期间,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主动撤销?#20284;?#20316;出的(2015)彭海处告字第006号《政府信息告知书?#32602;?#32599;元昌?#32422;?#25345;诉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确认彭水县地方海事处作出的政府信息告知行为违法。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张红梅、蒲开明、王宏)

上一篇:没有了
?#20081;黄?a href='../../sifajieshi/20181210/185420.html'>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全面 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的通知
相关评论
蜀ICP备09015026号-5
12肖30码 娱乐城真人龙虎斗 安徽时时快3号码 查看今晚特马多少号 山东11选5历史开奖记录 青海有哪些市 管家婆2019開獎結果 最新时时计划群号 必赢真人龙虎斗开户平台 黑龙江时时网站 六宝典和下载安装